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注我们

今日热点 > 社会时事 >

  • 女厅官丁凤云受审纪实 丁凤云因放纵贪欲跌落尘泥
  • 原标题:女厅官丁凤云受审纪实 配住别墅伙同他人贪污

    丁凤云受审。

    6月15日上午,山东省菏泽市中级法院第九审判庭内,临沂大学原党委书记、年近花甲的丁凤云因涉嫌贪污罪、受贿罪正接受法律的审判。身为女性,从基层一步步走上正厅级领导岗位,丁凤云被很多人视为“人中凤”,而她名字里恰好有个“凤”字。曾经凤舞九天的她,因放纵贪欲跌落尘泥,其间的曲折令人唏嘘不已……

    曾经的“拼命三娘”:摔得韧带断裂仍要忙完再去医院

    1957年5月,丁凤云出生在山东省临沂市一个普通职工家庭。家里兄弟姊妹多,父母又忙于工作,有时会顾不上家,丁凤云从小就和姐姐一起分担力所能及的家务。17岁时,她和当时许多有志青年一样,怀着对未来的希冀,来到莒县城阳公社西陈楼大队,成为一名下乡知青。1975年11月,丁凤云抓住临沂地区水泥厂招工的机会顺利回城。

    参加工作后,事事争先、风风火火的个性让丁凤云很快打开局面,18岁就成为水泥厂团委的领导,之后是进修、升职……1984年7月,在高校进修两年后,丁凤云经历了又一次重要转折——被提拔为临沂地区妇联组宣部副部长、办公室主任。

    仕途顺风顺水的丁凤云,家庭生活也如意顺遂。婚后她与丈夫感情甚笃,1985年女儿出生,更是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丈夫的支持和拥有孩子的满足,全都转化为前进的动力,她在新的工作岗位上勤恳耕耘七年后便崭露头角,成为临沂地区妇联副主任。

    1992年底,丁凤云的工作能力再次得到组织认可,35岁的她被提拔为费县县委副书记。1998年2月,她调到临沭县,任县委副书记、县长,成为当时山东省为数不多的女性县长之一。当时有家媒体对她进行了专访,“女性担任县长是妇女从政的真正体现,是女性同男子并驾齐驱、同展风姿的最好舞台”,文章开头这样写道。而在2001年,丁凤云有了更大的舞台,40岁出头便成为临沂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

    女强人似乎有一个共性,即从来不知疲倦,丁凤云也是这样。“整个人像被上紧了发条。”该案公诉人、山东省检察院公诉二处办案一组组长李从强这样评价她。在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任上,丁凤云同样干得有声有色:“中国书圣王羲之文化节”影响巨大;“沂蒙精神”大型展览感动全国;《沂蒙》《沂蒙六姐妹》等影视作品获奖无数、好评如潮。

    2010年10月20日,丁凤云被任命为临沂师范学院党委书记。没有任何学术背景到高校任职,她感到一定的压力。一向倔强的她暗下决心:一定要在这里干出一番成绩。同年11月26日,国家教育部批复,同意临沂师范学院更名为临沂大学。此后,丁凤云全力以赴筹备挂牌事宜。

    2010年12月3日,丁凤云连夜赶赴北京,准备第二天一早向教育部汇报工作。第二天早上,丁凤云不慎摔倒。尽管十分疼痛,她还是咬紧牙关按时赶到教育部汇报完工作。从教育部出来,她才去医院检查,结果诊断情况非常严重:大腿双侧韧带断裂,血液已充满骨腔。接诊的医生说:再晚点来就只能截肢了。住院治疗两个月后,她才能勉强下地行走。但即便如此,回到临沂没多久,她还是硬撑着到学校上班。知情的人私下里都叫她“拼命三娘”。

    看到前任校领导住上别墅,她经不住同僚诱惑

    占地面积之广位居全国高校前列,配备国标高尔夫球场,考研率最高的大学……更名后的临沂大学驶入发展的快车道,各项成就让人刮目相看。而此时的丁凤云,也逐渐沉溺于名位、权力为她带来的各种“便利”中。

    在临沂师范学院向临沂大学转型的过程中,教职工生活区作为大学整体规划的一部分也紧锣密鼓地开始建设,学校教职工根据级别可以购买别墅或者高层住宅。到丁凤云调任临沂大学时,学校建设的别墅已经出售完毕。根据学校规定,新调任的教职工可以在高层住宅中选购房屋。当时,同期调任临沂大学的副校长李富山找到丁凤云,说与临沂大学有经济往来的淮海公司独立开发了别墅楼,他、丁凤云和副校长王勇何不以高层住宅的价格选购淮海公司的别墅,购房差价款就从淮海公司欠临沂大学的款项中抵扣。

    李富山的想法正中丁凤云下怀。她看到前任校领导都住了别墅,一直为来得晚享受不到这种待遇感到不平衡。于是,她安排李富山和财务处处长陈学营负责事情的具体操作。2012年8月到9月,丁凤云三人分别以100万余元的价格,购买了市场价值300余万元的别墅,购房差价款共计717万余元。同年,丁凤云三人分别领取了房屋钥匙,后来李富山将其购买的别墅转售牟利。

    2014年初,校园里出现了一些“小字报”,揭发有校领导公款买别墅的丑闻。丁凤云听说后吓出一身冷汗。不久,又有李富山被立案调查的消息传来。尽管很喜欢那套别墅,急于撇清关系的丁凤云还是忍痛割爱,将房屋退回了。

    然而事情的发展并不像她想的那样简单,2014年9月26日,山东省纪委决定对丁凤云的经济问题展开调查。同年10月27日,纪委决定给予丁凤云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并将其涉嫌犯罪的问题和线索移送山东省检察院依法处理。随后,经山东省检察院指定管辖,丁凤云涉嫌贪污、受贿一案交由菏泽市检察院查办。

    一开始,丁凤云认为自己的行为只是普通的违纪问题,因此在纪委调查阶段格外配合,除了供述纪委已经掌握的贪污犯罪线索外,还主动交代了其他一些问题,上缴了部分钱款。她觉得很轻松,想着马上就要回家了。直到听说自己被“双开”,她才意识到大势已去,无法再淡定自若,甚至想到了自杀。办案检察官察觉出丁凤云的情绪波动,适时予以开导,将处在绝望崩溃边缘的丁凤云拉了回来。

    认清形势后,丁凤云内心又起了波澜。面对办案检察官的讯问,她企图用张冠李戴的供述混淆视听。“她会把张三的事情放到李四身上,或者把收五万的情况说成收了两万,这些小聪明都被我们戳破了。一方面和她斗智斗勇,另一方面我们也一直在用温情感化她。”办案检察官介绍说。

    检察官的人性化执法让丁凤云深受感动,逐渐开始配合调查并主动供述了检察机关尚未掌握的15起受贿犯罪事实。2015年9月18日,该案被移送审查起诉。

    13次受贿为他人调动工作,却不为女儿安排

    6月15日上午9时30分,丁凤云手持材料被法警带入菏泽市中级法院第九审判庭。靛蓝色带有碎花的外套,黑色裤子和布鞋,平时就很注意形象的丁凤云打扮得十分得体,只是她憔悴的面色,让人很难将她和那个叱咤风云的“女厅官”联系到一起。当审判长宣布“可以坐下”时,她向身边帮她拉椅子的法警说了声“谢谢”。

    家中拥有一套别墅似乎是当今成功人士的“标配”,丁凤云一直认为自己作出的贡献配得上享受这种待遇,对因为买别墅被调查感到有些委屈。表现在侦查阶段,她在交代其他一些犯罪行为时比较痛快,一谈到用公款抵扣别墅差价款的事就有诸多辩解。到了法庭上,对其贪污罪的第二项指控“伙同他人侵吞公款717万余元,用于抵扣个人购买别墅差价款”成为法庭调查的重点,总共进行了两个小时,一直到上午的庭审结束。

    谈到这笔占其贪污受贿总额近82%的贪污款时,丁凤云显得尤为激动,对伙同他人利用公款抵扣房款的事实当庭翻供,提出自己不应对717万余元的总额负责的辩解。而据本案公诉人、菏泽市检察院检察官张继民介绍,在纪委调查以及检察机关侦查阶段,丁凤云对这笔贪污的犯罪事实是供认不讳的,并且在省纪委制作的警示教育片中还声泪俱下地表示过忏悔。



    针对这项指控,控辩双方在应当采信庭前供述还是当庭供述、犯罪既遂还是未遂等问题上进行了激烈辩论。丁凤云以侦查阶段想要争取好的认罪态度并且不知道问题严重性作为理由,推翻了庭前供述,当庭否认参与商议用公款抵扣房款,将全部责任推到李富山身上。公诉人则通过出示其他三名参与商议人员的证言,以及之后与房地产公司协商、签订合同、抵扣房款的相关证据,反驳丁凤云的辩解于情于理不合,与事实不符。

    面对公诉方出示的证据,丁凤云以临沂大学在账目上没有进行平账为由,回避已经交房并且同案犯李富山将房屋转售牟利的事实,称自己并未实际取得房屋,应认定为犯罪未遂。此外,她还以李富山是最初提议者和事件的具体操作者为由,回避本人的决定、组织和指挥作用,称自己是被动参与,应认定为从犯,不应对717万余元的总额负责。

    参与办理该案的山东省检察院公诉二处检察官李从强告诉笔者:这笔717万余元贪污款能否得到认定是很关键的,如果认定,量刑应在十年以上;而如果认定不了,丁凤云的贪污数额就会降到300万元以下,相应的,量刑就会减一挡。

    下午1时30分,庭审继续。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有受贿罪的22笔事实、126.82万元钱款,丁凤云全部予以认可,表示“没有意见”。在这22笔受贿事实中,有13笔涉及丁凤云为他人在职务晋升、工作调动、岗位调整等方面谋取利益,其中11笔发生在她任职临沂大学党委书记期间。

     

    不过,办案检察官也向笔者谈到这样一个细节:丁凤云的女儿大学毕业后,曾向母亲提出过“想在临沂大学找个工作”,被丁凤云严词拒绝,“这个事你不用想,我不可能因为你来破坏学校的规矩。”



    庭审结束前,丁凤云在最后陈述时对菏泽市检察院检察官们文明办案、人性化执法表达了感激之情,对自己的犯罪行为表示了忏悔。据办案人员介绍,在丁凤云被纪委调查后,她的丈夫四处筹钱将赃款全部上缴,她的女儿在办案人员面前谈到母亲时掩面哭泣。而在案件侦查阶段,每次提到女儿丁凤云都会潸然泪下,说她们母女聚少离多,她从没尽到一个母亲对孩子应尽的义务。

    目前,该案的审理工作已经结束,法庭将择日宣判。